河南政府愚蠢的成功 吸引了无数眼球到中共大忌

2019-04-08 01:20:00

阿波罗网王笃若综合/河南上蔡小伙子田喜在孩童时代在医院因输血染艾滋,日前被抓捕此事引起大陆网友关注,也必将引发国际关注河南政府愚蠢的成功了,吸引了无数眼球到中共大忌,高耀洁的研究证明,输血染艾滋是中国大陆艾滋主要传播渠道这一点被中共掩盖多年,未被认识如今,河南政府注定要给党中央添堵 ----------------------- 田喜案开庭 举血布泪涌      节目长度:3分58秒   下载mp3(16k) | (128k) 9月21日上午9点,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在河南上蔡法院开庭审理,田喜父亲谈到田喜在法庭上举起血布,向旁听者示意这是血案,梁晓军律师在法庭上为田喜做无罪辩护,最后法庭宣布择日再判 田喜父亲说上蔡县的公检法出动了几百人,现在田喜的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录音)“田喜的情况现在看身体不太乐观,身体很瘦,前期站起来想往后看看我们的人,他都不让看,有两个警察在他的后边,还没站起来就被按坐那了” 梁晓军说田喜在法庭上的情绪非常激动,他说:(录音)“开始情绪有的时候会比较激动,到最后的时候当他情绪激动哭的时候,他母亲也在旁听席上也哭” 法庭当庭没有做出判决,梁晓军律师说中秋节后,十一前可能会有判决结果庭审期间当梁晓军律师提出该案应该放在社会背景与历史背景下来考量时,法庭打断了律师的辩护(录音)“因为我们说田喜是个受害者,他是血浆感染的一个受害者,要把这个案子放在历史条件下,历史背景下,是否是会停下来考虑,不能孤立的看他这个案件的发生这种情况下,这个法院不让我们说,他说就只谈这个案子,不要谈其他的” 庭审当天,许多维权人士从各地赶到法庭声援田喜,但是从早上开始,上蔡法院附近一律交通管制,所有车辆不能通行,所有行人需严格查验身份证件,随身的物品不允许带进法庭进入法院参与旁听的人也不准带手机,安检非常严格庭审结束后,田喜母亲被河南新蔡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强制带上一辆汽车1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员意图殴打前去声援的北京法律学者许志永、纪录片导演何杨,在冲突中维权人士高健被打伤,现场警察却对冲突置之不理 田喜父亲表示还会继续上诉,说到田喜在法庭上举起血布示意这是血案,并希望媒体和社会各界关注田喜一案,他说:(录音)“我们还要上诉,他拿了一个血手绢往上提,他意思是这是血案,一块血布把手举起来往后望向他们旁听的示意意思说:我们这里有血案我们永远希望媒体,全社会的媒体加大力度,在社会上造成强大的舆论,对我们当地的县政府进行谴责” 田喜9岁时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多年来艰难地走在上访维权的路上这次在北京上访时,县政府官员谎称解决赔偿欺骗田喜,当田喜返乡后却不兑现他们的承诺田喜一气之下,砸了医院院长办公室的显示器,并为此已经受到派出所的拘留惩罚田喜被拘捕后,社会各界包括世界艾滋病组织纷纷为田喜呼吁,希望当局尽快释放已经艾滋二期的田喜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戴兵、慧宏采访报道 ----------------------------------------------------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因涉嫌“故意破坏财物罪”,案件周二开审,法官择日宣判田喜家属及民间艾滋病组织、维权人士过百人到法院声援,法院外保安戒备严密,代表律师指,田喜很激动,表示有人伪造证言证供,而田母被警方强行带走时晕倒,而声援人士曾与警方发生冲突(RFA海蓝报道) 阿波罗网综合,来自自江天勇律师推特 大清早打车到上蔡法院围观田喜案在法院周边五百米至一千米处的路口就有很多警察和警车,以至于几次我都以为到法院了 到了上蔡法院,我坐在豪华的新大楼高高的台阶上发推,对面也是一豪华大楼,问旁边的人,是上蔡县财政局大楼想起刚经过的上蔡公安局及上蔡检察院豪华的大楼,觉得不能笼统的说上蔡很穷;官方还是很富的 田喜案开庭前,法院大厅里许多法警,大概有30多,也有许多便衣,还有许多新蔡来旁听的,有新蔡官方组织的,有田喜的家属,也有各地来的感染者组织人员,分不清哪是哪,法院大门外也是 上蔡法院大楼里里外外许多人,除着制服的和显然是官员的外,阵线不是很分明有新蔡来旁听支持田喜的人指着眼前经过的人告诉我,这个是新蔡县卫生局的,这个是新蔡检查院的、这个是新蔡公安局,这个是控制田喜的 新蔡官方下大本钱了,组织了各系统的来旁听,很多也是衣衫褴褛,以至于和田喜的亲友没有太多的区别,只能靠不同的“堆儿”及他们谈话内容来判断;还有,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也不一样,官方组织的人对我们很警惕 有两个被组织来的人在法院大门外单独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呀我详细的讲了田喜被感染及维权的经历,以及如何发展到今天这一地步的她们俩听后没有明确的态度,只是唏嘘不已 来旁听或围观的还有许多组织,除湖北的全国女权工作室的叶海燕、北京德先生研究所的高健、北京爱知行的江天勇外,包括平顶山血友病组织红梅、信阳的感染者组织青竹林、郑州巩义的康乐家园、新蔡的农民健康小组 在上蔡法院门口遇到从江西赶来的许志永、何杨、周莉,还有从郑州赶来的蓝无忧 9:30,上蔡法院里里外外很多人,站在法院门前高高的台阶上,背后是豪华的法院大楼,对面是豪华的财政局大楼,两个大楼间是许多各色的人和警车,心想,这豪华的法院大楼可能第一次用了办理田喜案这样的大案 从里面旁听的有人出来讲了讲庭审的情况他们表示,审判一点都不公正:他们什么原因都不问,只问田喜什么时候做什么没有,做还是没做,只问砸没砸什么什么东西没有;他们为什么不问为啥这么做 有些要求旁听的人因为身着支持田喜的文化衫,被拒绝进入法庭判听 开庭前见了田喜家人田喜的父亲还好;田喜的妈妈和大娘脸上充满了悲苦和无助——她们对这个法庭不抱任何希望——多年的上访已经让她们明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政府控以 “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本周二在上蔡县法院开庭田喜的律师表示,法官多次禁止他们辩护数十名声援者及法律界人士到场旁听,有人在法院外遭到不明身份者的骚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图片:维权人士到上蔡县法院声援(维权网提供/记者乔龙) 河南政府“血浆经济”受害者田喜被当地检察院控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周二上午进行一审,数十名来自各地的支持者和法律界知名人士到场旁听,希望法院秉公办案现场消息说,约三十名声援者被当局要求脱下写有支持田喜的T恤衫后,获准旁听但部分在法院外留守的声援者遭到不明身份者的骚扰专程前往的独立制片人何杨留在法院外,他告诉记者:“有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抢我的明信片,因为我们写给田喜的明信片,还有打印的纸上标语,就是‘田喜你妈妈让你回家过中秋节’我们打出这个标语的时候,这帮人就冲上来了,就来抢了,还要抢我的摄像机,慌做一片,然后法警出来就把他们赶走了他们在法院外围一直在监视我们   记者:您估计这些人是什么人呢 回答:这就是政府花钱雇来的,一天几十块钱雇来的当地的农民吧   手被抓伤的高建说:“伤在手上,因为他当时在抢何杨的相机,然后我就用手挡两下,被抓了两把”   庭审由上午9点至12点多,双方控辩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田喜的辩护人梁小军律师走出法庭后告诉本台,为田喜做了无罪辩护:“无罪的理由第一,按照法律规定他不构成犯罪他前三次(损坏公物)行为,(公安)已经给他一个行政处罚了,后边这两次数额非常小,不应该把这五次累加,再进行一个刑事处罚他这五次累加一起也就四千多块钱”田喜在庭上一度用黑布帮在头上,表示抗议,后被法官制止   起诉书指田喜自8月2日到17日,五次毁坏物品,构成多次毁坏他人财物,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于8月23日被新蔡县公安局逮捕梁律师认为,在法庭上“焦点问题就是有些证据,是否是确实充分的,另外一个就是‘一事不再罚’的原则,是否在这个案子中得到体现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必须三次以上,数额在五千块钱以上,才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这个罪名但是现在看检察院提交的这个证据来说根本构不成的”   田喜的父母亲都到场旁听,田父说,儿子毁害物品“事出有因”,“他(田喜)是被我们县委书记发短信说让他回来给他解决问题,县委书记约了他两次见面,结果县委书记到了约定的日期不见了,田喜又等了他一个星期到了这个星期他又去见他的时候他又不在田喜就到了县人民医院找了院长院长就说‘我不跟你谈,与我无关’,田喜就一怒之下把他办公桌上的东西推到地下了”   中国的法官在庭审中,限制被告和律师表达意见的情况屡屡出现,这种情况也发生在田喜案中梁律师说:“辩论的时候受到打断,因为我们想谈一下这个案件发生的背景,田喜作为受害者是由当时中国的社会背景和历史背景决定的我们在谈背景的时候法官不允许我们说,他说‘你只谈这个案件事实就可以了’田喜辩护也有被打断的时候,有的时候他情绪比较激动,当他听见不实之词的时候,他总是及时的做出反应”   参加旁听的许志永博士对这次庭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庭审的过程来看,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田喜应该是无罪的因为关键的几个点就是说,他一共砸了五次东西,前三次其实已经行政处罚过了,后面两次数额也比较少,实际上田喜是不构成犯罪的,但是从田喜本人来说,他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来承担代价,他是有意的,因为他觉得他不能一辈子走在上访的路上”   据在网络流传的两份当地政府文件显示,田喜一直是“稳控对象”,该份7月9日由镇政府发出的文件写道,田喜给当地政府带来很大的不便,建议公安机关予以打击另一份3月发出的文件称,对田喜实行“包案稳控”措施   对此,梁律师评论说:“政府把田喜当成一个稳控的重点了,让公安介入收集证据然后打算通过什么手段把他稳控在当地,但是怎么做,估计当时他们也没有想好,